全民健保 陳美霞 陳美霞教授相關報導、文章

健保美夢還很遙遠


健保美夢還很遙遠

2009/05/22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陳美霞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受邀訪台,形成一股「克魯曼旋風」,台灣健保因而也成為一個熱門議題。日前,貴報頭版赫然出現一個斗大的標題「克魯曼:台灣健保,全球最好」。另外,健保局一位官員也趁機得意洋洋的在媒體吹噓台灣健保多麼美好,他說,雖然在財經議題上,台灣要向大師學習,在健保議題上,大師可要向台灣取經。

筆者對台灣及世界各國不同的健保體系做過一些比較研究,必須坦誠指出:台灣健保體系離「全球最好」還遙遠得很!克魯曼在台灣做客所說的客套話,聽者若得意忘形,把自己膨風成「全球最好」,除了「自我感覺良好」外,對台灣健保的改進真無濟於事。

分析健保體系可從兩大面向:財務支付制度及醫療服務提供系統,依著這兩大面向分類世界不同資本主義國家的健保體系,大致可分三大類:國家健康服務體系、全民健康保險體系、以及市場化的多元健保體系。

擁有國家健康服務體系的國家最典型的是英國,但歐洲一些國家如丹麥、愛爾蘭、西班牙、瑞典等也屬於這一類。這個體系最大的特色是,國家的健保財務支出主要來自政府稅收,而醫療服務提供系統也大部分是公部門。因此,這些國家的健保體系提供的醫療是一種社會福利、不是商品,人民不需要繳保費,看病時基本上不需要自掏腰包,也沒有部分負擔。這樣的體系基本上把人民的醫療視為政府的責任,是人權,不是特權。因此,從多數人民的立場,這樣的健保體系是最文明的。

台灣,像加拿大、德國、法國與日本一樣,擁有全民健康保險體系,主要以社會保險支付人民的醫療,這樣的體系確保全民或大多數人民生病時可以得到基本的醫療支付,不至於傾家蕩產。但是,台灣的醫療院所,是完全市場化的,這些醫療院所提供醫療,是要賺取利潤的,因此,它提供給人民的醫療,不是像英國一樣的免費服務,而是商品;除了少數低收入戶及殘障者以外,民眾生病必須間接以事先繳健保費、直接支付部分負擔以及全民健保不給付的自費項目的方式,購買他們所需要的醫療商品。臺灣市場化的醫療服務提供系統因為利潤率高,多年來資本不斷的湧入,醫療系統因此不斷的擴張,健保體系的支出也跟著不斷的上升,民眾必須支付的醫療相關費用也因此不斷的增高。二○○七年,將台灣戶數依家庭所得分五個群體,最低所得群體必須花二二%的所得在醫療費用上,而最高所得群體則花他們所得的一三%。就此而言,台灣民眾的醫療不是人權,是商品。

工業化國家中,美國是唯一沒有全民健保或全民免費醫療的國家。美國全國總醫療保健經費占了全世界總醫療保健費用的一半!平均每人每年需要支付六千美元的醫療費。昂貴的體系也使得私人保險費用異常的高,因此將近五千萬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這些人是生不起病的,因為一旦生病,他們很可能傾家蕩產;醫療在美國是一個特權,不是人權。從絕大多數─尤其中下階層─美國人的立場,美國的健保體系可以說是全球最爛、最不文明的。克魯曼,就像美國其他許多有良心的知識分子一樣,不滿他們自己國家的健保體系,轉而欽羨其他國家(包括臺灣)的健保制度。但是,如果把台灣的健保體系跟世界最爛、最不文明的美國體系作比較,而洋洋得意,未免太沒有志氣了。

台灣有幸擁有全民健保,它代表著台灣公衛史上的一大躍進。但是,嚴謹的檢視、比較台灣的健保體系,可以發現:我們應該謙卑,因為,臺灣的健保體系還有許許多多的問題待解決,它要追趕上其他國家更文明的健保體系,甚至成為「全球最好」,還有漫漫長路要走!(作者為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理事長,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

分類

Facebook Like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