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

李玲:“健康+”是社会发展的新模式


李玲:“健康+”是社会发展的新模式

全文連結:李玲:“健康+”是社会发展的新模式

 

健康不仅是没有疾病或身体不虚弱,而是包括身体的、精神的健康,以及社会福利的完美结合。从社会整体看,健康是社会经济体系中最主要的生产要素;从个体看,健康是人力资本,是能提高消费者满足程度的耐用资本。

当前,我国凸显的健康问题与经济发展模式、执政理念有着密切联系,多种疾病威胁并存,各类健康危险因素交织,城乡差异和地区健康服务差异显著。因此,健康中国理念的提出恰逢其时。

发达国家健康政策地位不断提高

发达国家健康政策经历了4个阶段。

 

第一阶段:19 世纪40 年代,1848年英国《公共卫生法案》开启了国家干预国民健康的历史。国家为居民提供营养计划和基本卫生设施。

 

第二阶段:20 世纪50 ~ 70 年代,西方发达国家陆续建立了具有福利性质的医疗为生体制。基本医疗服务作为一种准公共产品,近乎免费向国民提供。

 

第三阶段:20 世纪80 年代,发达国家陆续出台了健康促进政策,希望通过改变个人生活习惯、加强健康教育等方式促进国民健康。

 

第四阶段:21 世纪,发达国家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通过部门之间的协作解决健康问题。医疗卫生体制从分权走向整合。医疗卫生不局限在医疗卫生领域,而是所有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政策要由健康作为统领。

 

从发达国家健康政策变迁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随着人类对健康认识不断提高,健康政策的地位也在不断提高。健康是人类普遍认为有价值去追求并实现的最终目标之一。芬兰总统说过,健康比GDP更重要,健康是我们最优先的发展领域。在芬兰喝蓝莓汁,政府要给补贴。由此可见,芬兰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已经不仅是发展模式、环境,健康已经融入到每一个公民的生活中。

随着对健康决定因素的认识不断深化,健康政策内容不断丰富,健康政策外延不断扩展。目前,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被学术界广泛发掘和认识,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是健康政策的趋势。

 

 

中国健康政策正积极调整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前 30 年,卫生政策是比较系统的健康政策,提倡的是大卫生理念。卫生工作的目标是,使人民都能逐渐脱离愚昧与不卫生的状态,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这阶段也成为初级卫生保健的典范。
改革开放以后至20 世纪末,卫生政策在实践中逐渐演化为比较狭义的医疗政策。卫生政策的市场化、医疗化倾向明显。卫生工作的目标逐渐模糊,健康与卫生政策从属于经济改革,卫生事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有所下降,政府投入比例大幅度减少。卫生工作部门化以及健康相关主能分权化。这导致了宏观效率下降,健康问题成为影响政府公信力的主要问题,卫生政策的弊端在2003 年非典疫情中集中爆发。

21 世纪以来,我国卫生政策的地位有所提升,解决健康公平和重建公共卫生体系成为卫生政策主要内容。卫生政策成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组成部分,成为保障民生的重要内容。医改被纳入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中,卫生政策的地位有所提升。在公共卫生方面,政府加大对公共卫生领域的财政投入,通过立法等手段提升公共卫生在国家治理体系的地位。健康公平方面,启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扶持建立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制度,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进行重点建设。健康促进方面,一些健康促进政策陆续出台。原卫生部发布的《健康中国2020》报告,呼吁将健康纳入所有公共政策范围中。这一阶段,城乡人均预期寿命与婴儿死亡率差距明显降低,个人医疗负担加重的趋势也有所缓解。

健康政策变迁给我们的启示:一是国民健康政策受政治社会经济总体发展方向的影响。二是经济增长并非带来健康的改善。三是以人民健康为目标、健康地位相对较高的时期,是国民健康改善比较快的时期。

由此,我国健康政策还存在很多问题和挑战:健康政策的体制机制尚未建立,缺乏全面健康治理的理念;缺乏全面健康治理的组织体系、决策平台、协调机构;缺乏互联互通的健康信息系统,健康信息无法为科学决策提供有力支持;缺乏全面系统的国民健康政策研究。

“健康 +”是发展的大趋势

在国家经济发展发力时,健康是最可以发力的领域,它既是国家发展的目标,也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最好的动力
和手段,“健康+”是大趋势。

“健康 +”包含5 个层面:一是全部政策体现健康,二是覆盖全体国民,三是覆盖全生命周期,四是全民参与,五
是全健康产业。

全部政策体现健康——体现健康的国策地位,符合健康政策的发展潮流;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五位一体”,一切为了人民健康。

覆盖全体国民——体现健康是基本人权的属性,体现实现健康公平的国民健康政策目标的内在要求。从而为国民提供均等化的健康保障(服务保障与财务保障)。

覆盖全生命周期——健康损害具有不可逆性与滞后性的双重特点;健康的决定因素贯穿生命全过程;全生命周期覆盖与重点人群干预有利于提高健康生产效率。

全民参与——个人是健康的生产者,个人行为和生活方式是影响健康的主要因素之一;预防为主的健康保障模式需要全民参与、全民协作;全民参与是健康政策科学化、民主化的前提条件。

全健康产业——与健康生活相关联的所有产品和服务:预防保健、医疗服务、健康管理、医药生产和销售、医疗器械耗材生产和销售、保健品和养生服务、健康保险服务、健康大数据。

我们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高速发展的技术与急剧发展的老龄化。过去的发展模式都处于人口结构较稳定的状态下,人口老龄化最大的焦点在医疗领域。从过去单纯治病模式,到现在“五位一体”,政治、文化、生态、文明的建设,最后都落实为将健康落入所有政策。所以在推进健康中国的过程中,更加深远的意义是探索人类发展的新模式。因此,为了健康,应该有所放弃,健康才是最大的财富。必须将促进国民健康作为基本国策,让“健康+”成为大趋势。

( 作者系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整理 王朝君

 

分類

Facebook Like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