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霞 陳美霞教授相關報導、文章 食安

不良企業的政治經濟學


不良企業的政治經濟學

2014年10月27日

文/陳美霞(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常務理事;成大公共衛生研究所特聘教授)

凡是對企業友善、管制寬鬆的地區或國家(例如台灣、市場改革後的中國大陸、美國、印度),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揪出罔顧道德、或傷害民眾健康及福祉、或污染生態環境、人人喊打的不良企業。台灣過去一兩年來食安事件頻傳,昱伸富味鄉大統強冠頂新等等不良企業也被揪舉出來;台灣長期環境污染問題嚴重,過去一年偷排廢水、污染高雄後勁溪的日月光半導體工廠也是一個不良企業的典型。

怎麼分析不良企業這個社會現象?政治經濟學可以協助我們比較全面、深刻的理解這個現象。

追求最大利潤為企業本質

 

日月光污染高雄河川,環保團體串連抗議(攝影/楊鎮宇)

首先,資本家投入到食品、半導體、醫療、電子…等等產業,是為了藉由提供與銷售大量的商品,以獲取投資利潤、積累/擴大資本。依照資本運行的邏輯及規律,資本家或企業管理者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必須確保他的投資有足夠高的利潤,否則,假如他的投資利潤不夠高、甚或虧本,則他可能因為無法與其他企業競爭,而無法爭奪市場佔有率、或失去他已經佔有的市場、甚或被市場淘汰出局。

這個市場競爭的強大力量,逼得資本家或企業管理者必須不斷而快速的再投資、積累/擴大資本,也逼得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的以壓低成本、刺激創造消費者對企業生產出來的商品的需求等方式來追求最大利潤。

因此,追求最大利潤不僅是企業存活及發展的目標,也是企業的本質。在這樣的目標及本質下,企業許多違背道德、令人髮指的行徑,都會被企業自行合理化。過去幾個月來的黑心油事件,就是資本家或企業管理者為了壓低成本以增加收入,而用餿水油或飼料油來製造人類食用油;為了刺激創造消費者對他們製造的食用油這個商品的需求而添加銅葉綠素。

日月光半導體工廠則也是為了降低該企業的成本以增加其收入的目標,而將沒有適當處理的有毒廢水偷排到後勁溪。這些只不過是資本家或企業管理者為了賺取最大利潤而損害消費者或社會大眾利益的幾個例子,其他還有盡量降低工人的薪資、使用廉價勞工、罔顧工人及消費者的健康與安全、污染或破壞社區及環境生態等等行徑,這些行徑對勞工、消費者、社區、及環境造成經常性、甚至永久性的傷害及代價。

政府施予不良企業的罰款 相較利潤為九牛一毛

上述資本運作的邏輯是企業行為背後的根本動力,也是不良企業產生的根源。沒有任何企業可以自外於這樣的邏輯。因此,企業雖然是在人類社會中運作,社會上有血有肉的人類的健康與安全、人類賴以存活的環境及生態,卻全然不在他們這種運作邏輯的考量中。因此,不良企業毫無顧忌的繼續追尋自利而對他人或環境造成傷害。而許多企業也因此成為尚未被揪出來的“潛在的不良企業”。

在這樣的邏輯下,企業一旦因為犯法被政府抓到,這些不良企業會繳納大量罰款,但是之後他們還是會繼續我行我素。而事實上,比起這些企業的巨大利潤,這些罰款對他們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就如近日高雄地院判處日月光的罰款是三百萬新台幣,這對每年擁有新台幣兩千多億營收的日月光根本是九牛一毛!

企業家區隔營利行為與私人形象

我們還要進一步指出,上述政治經濟學分析所反映出來的、不良企業不道德的、甚至喪盡天良的行為,不見得會出現在資本家或企業管理者私下個人的生活或行為中,因為他們要是在日常生活中表現這樣不道德、違背天良的行為,是不會被他生活周遭的人們所接受的。所以,他們通常會將他們在企業中的行為與他們個人的生活或行為區隔開來。

在私下日常生活中,這些資本家或企業管理者很可能是對老婆、小孩、兄弟姐妹、朋友、鄰居都很溫柔體貼,很可能是充滿愛心的慈濟人(例如因黑心油事件正被收押的頂新前董事長魏應充即是慈濟人)、或是熱心公益活動的好人。但是這個區隔無法掩蓋不良企業資本家或管理者在企業的自私自利、不關心他人的健康與福祉、漠視道德、沒有良心、不具人性的、人人喊打的惡行。

所以近日因為「滅頂運動」而引發的反慈濟、擁慈濟的論戰,從政治經濟學的角度,是將企業行為與資本家的個人行為混為一談,是一個完全失焦的論戰。

民主監督企業與政府,避免社會付出慘痛代價

不良企業損人利己的行徑,使得社會幾乎所有的人都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那我們該拿這些企業怎麼辦?筆者認為,民主監督是很重要的行動,像抵制頂新及其他不良企業的運動就是民主監督的一環,而監督的對象不僅僅是企業—特別是不良企業、也應該包括政府—要監督政府改善管制企業的體制、法規及政策的嚴格執行,而且,民主監督特別要注意政商勾結及政商之間“旋轉門”問題所導致的巨大危害。

另外,社會應該支持潛在不良企業的工會組織,讓這些工會也加入民主監督的行列。當然,民眾教育的工作也是十分重要的,筆者甚至建議:台灣來個全民「不良企業的政治經濟學」的學習!

分類

Facebook Like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