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知識才是整治無助和恐慌的最後一道防線

李疾(衛促會顧問)

 

那一年,台灣被SARS的詛咒重重圍困,所有的醫療科技束手無策,

只要一發高燒就被當成嫌疑犯,耳溫槍、溫度計變成了審判的木槌;

在隔離、猜忌的耳語紛紛擾擾之際,我們看到了母親的眼淚,

在孩子攀高的體溫中無助的流下。

 

那一年,海關被禽流感的疫情宣佈戒嚴,傳媒更加速了傳染的傳說,

候鳥的飛過變成了另類的空襲,各種散落的羽毛常被視作疫情警報;

在病例、死亡的數據節節高升之際,我們看到孩子的眼神,

在母親一再的警惕中露出了恐慌。

 

還有什麼樣的無助比母親的無助更為無助?

還有什麼樣的恐慌比孩子的恐慌更為恐慌?

於是我們決定走出來,五年來,從不放棄任何一個開課、辦講座的機會。

 

因為我們深信:只有走入人群才能化解母親的無助,

只有走入社區才能釋放孩子的恐慌;第一個五年之後還有下一個五年。

 

因為我們知道:科技是有限的,新的疫病隨時可能捲土重來,關懷不能停止,

愛與知識才是整治無助和恐慌的最後一道防線。

分類

Facebook Like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