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惠敏的家人、大學時投入社會改造的夥伴們、綠盟及環境運動的朋友們 、醫藥記者夥伴們,還有惠敏的好姊妹們。

謝謝你們與惠敏陪伴一起 ,才讓衛促會的夥伴們,有機會認識這樣的惠敏。

惠敏總是樂觀,也很會鼓勵人

因為衛促會的公關募款能力,一直在小學階段。在有一次會議中,大家沒什麼信心做募款,想要做影片,但是又擔心做不好。

惠敏在會議上回應 : 還好啦(一開始剪得不夠好沒關係),就是沒錢才得募款,”有你的經費才會做得更好”。

 一位夥伴:  聽完惠敏說,覺得信心大增,覺得還是可以做的。

後續我們又希望公關募款能成長到國中階段,跟惠敏討論,她建議找雅晶來分享。

但這件事情,從雅晶在醫改會轉職到地球公民,又遇到雅晶休養等等。過了好幾年,終於與雅晶聯繫上了。

結果,聽到雅晶對我們毫不保留、直接了當地指點,也找了地球公民的資深行政人員,讓我們這個小學生,對公關募款才比較有理解。

 我們心中感到溫暖。想到,嗯,這就是梅君理事長說的雅晶啊,這就是惠敏從台南一回去台北,馬上就送她去做緊急治療的雅晶。

謝謝惠敏讓我們認識雅晶及許多這樣的夥伴。

衛促會要轉型,做社區兒少公衛

惠敏跟我們說確實要有清晰的議題,社會才更能看見衛促會。

2020年我們去找報導者的副總編輯惠君討論。跟惠君的認識,是在2019年我們跟台大國發所周嘉辰老師合辦的研討會中,那時我代表衛促會談原住民健康,特別談到原民嬰兒死亡率高的歷史根源。惠君聽了有感,邀請我們到報導者寫一篇,那時候報導者也正在報導一系列台灣兒少健康不平等問題。

後來衛促會要轉型,做比較大幅度的工作調整,要請教惠君意見,我們也想見見惠敏,跟惠敏說,惠敏在病情稍為穩定的情況下,排開時間來了。沒錯,惠敏在生病時,也總是在我們身旁,也一直分享近況病況筆記,要我們不要太擔心。

惠敏長期在許多組織中擔任一線工作者,很能理解衛促會一線工作者的處境,常替我們著想。她說 : 工作者人力僅如此,大家要拼命接政府專案,又要做公關募款,這樣東西就會被緩慢執行。力氣不能分散。

惠敏,謝謝妳帶來的美好

惠敏投入衛促會就是問,用那不疾不徐地語氣問,說現在狀況如何了?  也坦誠的告訴我們她的狀況,然後說可以如何投入。

就連生病時也一樣,語氣平緩、不疾不徐,覺得人生還有很多事要做。當然,也有一些小抱怨,說剛出爐的新書她投入很多,但卻因為病情沒有辦法參加。

我們其實是在惠敏生病或走了,才開始更認識惠敏龐大的親友團,也才更認識惠敏。這群親友團一直與惠敏互相支持。

也讓我們思考到一個重要的公衛議題—社區照顧、互相照顧如何可能?  

這具體在惠敏的好友間、好姊妹間,產生了方向與可能,可惜我始終無法成為惠敏的好姊妹(這是開玩笑地)

這張照片是在2013/02/14拍攝,謝謝惠敏,妳是走過人間美麗的天使,也我們每一位的情人。謝謝妳帶給我們的美好。

妳讓我們有機會能稍稍回顧一下自己的人生,然後大哭好幾場。我看這麼多親友,因妳及所代表的努力,或者因妳這樣的人的性格而齊聚。

這樣,我感覺妳一直都在了,妳走了,卻沒有走。     

惠敏對我們或對社會貢獻,可能更多的是,做為一個人—-不論是一個健康的人、或是生病的人,應該如何思考自己與待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