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衛體系

陳美霞:重振衛生所「小兵立大功」榮景


<原文>

重振衛生所「小兵立大功」榮景

陳美霞
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常務理事;成大公衛所特聘教授

 

長年默默在公衛體系最基層辛勤守護民眾健康、鮮少被社會關注的衛生所,日前居然上了媒體頭條。但是,很遺憾的,是個負面新聞:監察委員調查,去年疾管署發給全台370個衛生所流感疫苗劑數,與衛生所實際接種記錄比對,發現31萬劑不知去向。監委以新北市三重區衛生所被舉報去年銷毀1.5萬劑流感疫苗、浮報接種數據遭糾正為由,影射全台衛生所也可能有銷毀或丟棄疫苗、虛報接種數據的行為。

這樣的調查與報導,缺乏對衛生所歷史的、全面的、深刻的、同情的理解。在衛生所負責疫苗接種的公衛護士的臉書群引發巨大的反彈,她們說,這個事件“重重的砍了基層公衛人員好幾刀”、“嚴重汙名化、妖魔化衛生所”、“深深傷害所有為疫苗接種工作付出辛勞的基層公衛人”、“嚴重打擊公衛體系第一線工作者的士氣”。

台灣光復之後,在台灣各鄉鎮區普遍建立公衛體系最基層組織─衛生所,這是台灣公共衛生史上的里程碑。一九五○到一九七○年代,許多傳染病橫行台灣,嚴重打擊台灣的社會經濟。當時,公衛政策以「基層公共衛生建設優於醫療建設」為最高指導方針,政府賦予衛生所大量資源及人力。種種傳染病防治均透過衛生所的公衛護士、公衛醫師及保健員,挨家挨戶地接觸、拜訪,展開衛生教育、預防、監測、通報、調查等等大量的公衛工作。這些有系統的公衛工作,再加上公衛體系其他部門的全力配合,使得大多數傳染病在六○、七○年代即消聲匿跡。這時期,衛生所工作人員精神抖擻,社會大眾稱讚他們「小兵立大功」。

不幸的,進入1980年代,政府注重基層公共衛生的政策有了大逆轉,開始推動公衛醫療化、醫療商品化、市場化。1983年開始推動衛生所建立群醫中心,衛生所從以預防為主,轉化為以醫療為主,並且被迫進入醫療市場的競爭行列,藉由提供醫療服務賺取利潤。1990年代,政府推動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希望衛生所自負盈虧,逐漸縮減經費及人力支援,衛生所工作人員為提供民眾醫療商品以增加衛生所收入而疲於奔命,全民健保實施以後,衛生所更忙於提供有給付的醫療或保健服務。

上述的醫療服務佔衛生所工作的大宗。此外,中央健保署、疾管署、國健署、食藥署、社家署、及衛生福利部八司,以及地方縣、市衛生局,眾多上級機構交待或規定給衛生所的大量工作,使得衛生所的業務超過100項。在經費有限、人力嚴重不足、公衛體系領導者又不重視、不珍惜他們的努力的情況下,衛生所工作人員,尤其公衛護士,流動率很高;很多工作人員有倦怠感,希望能早日退休;造成工作人員嚴重缺額。在我們的訪談研究中,公衛護士這麼訴說:「我們被目標數壓得死死的,非常累」、「我們的工作又多又雜又累」、「我們是做到流汗,卻被人嫌到流涎」,許多公衛護士對衛生所現況及前景很悲觀。

過去二、三十年來,政府經費緊縮、政府機能萎縮,再加上公衛體系本(預防)末(治療)倒置,導致基層衛生組織長年廢功,這是制度性問題,不能怪公衛體系基層長年堅守職責的衛生所工作人員。事實上,衛生所工作人員在長年極為不利的工作條件下,竟然仍能勉為其難,展現他們為基層衛生事業奉獻每一滴血汗的精神,實屬不易。政府不應該糟蹋基層衛生人員的血汗投入,應該重視衛生所的專業職能,提供充分的人力與資源,重振衛生所當年「小兵立大功」的能量及榮景。

 

本文後經修改刊登於2018.08.15聯合報民意論壇,標題為「疫苗浮報遭波及 別糟蹋基層衛生所的付出」。

聯合報網路文章連結:https://udn.com/news/story/7339/3309718

亦經修改刊登於2018.08.16風傳媒網站,標題為『陳美霞觀點:重振衛生所「小兵立大功」榮景』。

風傳媒網路文章連結:http://www.storm.mg/article/477082

 

分類

贊助衛促會

Facebook Like Box